医疗资讯-育儿资讯-心情说说 -灯饰资讯-人工智能 -航空资讯 -美食资讯-面试技巧-房产资讯-服装服饰 -宠物资讯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正文

都市至强剑修欧夜-都市至强剑修小说阅读

2020-06-26 04:01:21  来源:淮北生活网  

第4章神秘古方

“现在我们可以出院了吧?”欧夜摊手,转头向欧重山,“我们去办理出院吧。”

“你等等,你刚刚喝的是什么药,这简直就是医学史上的奇迹,”经过了刚刚的疑惑、不解、质疑……一系列程序,这医生也慢慢回过神来,“你……您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去请院长来,千万别走……哦不,你们两个,你们快去找院长,我在这里陪着这位欧先生。”

亲眼见证了欧夜的伤情和神速恢复,身为医生的他,怎么可能想不到那一张药方的价值?

欧倩悄悄扯了下父亲的衣角,附在耳边小声儿说道:“他们不会是想要购买小夜写的那张药方吧?如果真是的话……”

欧重山眼角跳了一下,马上明白女儿的意思,不过对他来说,只要儿子没事,比什么都强:“让小夜自己决定吧!”

欧倩点头,不过眼睛里依然闪着激动的光芒。如果把这药方给卖出去,说不得家里的危机立刻就能解除了。

只两三分钟时间,就看一个头发花白,戴着黑边儿老花镜,身穿白大褂的老人急匆匆赶来,看来是那两个小护士已经把事情简要地跟他说明了。

“王院长……”这医生一看院长到了,急忙就上前几步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。

那被称做王院长的老人频频点头,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,不时还向着欧夜看去。

“欧先生,我是本院的院长王致远,能不能稍微耽误你一点儿时间,我们到办公室谈点儿事情?”王致远的语气十分客气,眼前这个勉强刚满二十的年轻人,大概自己也不知道他手里握着的是一张什么样儿的方子吧。

“不用了,你是想问那张药方的问题吧?”

“不错,那是……一张古方?”他可不相信这方子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能随手开出来的,那只能是祖传或者偶然得到的古方。

“的确是古方。”欧夜点头。

剑心门传下来,就从工布算起,也足有三千年,古到很老的古方!

尽管已经猜到答案,但是对方亲口承认,王致远还是有点儿激动。

虽然中医在华夏式微,国人已经有很多都不太重视这些东西,但是像东委国,矮丽国,甚至是米国却都对于中医的方剂,尤其是古方剂十分重视,足可以看出这些东西的可贵之处了。

一张有着神奇效果的中医古方出世,一副药就能让脏器重伤的人痊愈出院,如果这消息传了出去,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儿的轰动呢!

“欧先生,这张古方的效果……”

虽然有着江医生的见证,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,真的只是一副药就能让人完全恢复,所以想要求证一下。

“效果并非是每个人都能立刻痊愈。”

“嗯……”王致远点头,伸手扶了下眼镜框。

虽然不知道欧夜为什么能恢复这么快,但是这样才符合常理。

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更何况是多脏器受损,多处粉碎骨折,脊椎断断裂……要是每个人喝了这药都能立刻痊愈,那就不是中药,而是神药了。

“不过普通人只要体质还可以,你多脏器损伤类似于我这种伤势程度的,大概三到五副药也就能康复了。”欧夜思索了一下说道。

刚刚那副药,主要就是治脏器方面的。

“啪嗒……”

王院长的眼镜掉到了地上,显然还是被这个效果给震到了。

欧夜是危急重病患者,脏器伤势他也曾亲眼看过,单以那个程度的伤势,治疗不花个十几万到几十万,没有个半年的休养根本是不可能恢复的,这还不保证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。

而三五副药能把问题都解决了,那……还真是能当得起神药!

“欧先生是否想过要出让这药方?”顾不得去捡眼镜,王致远有些急切地问道。

“出让?怎么个出让法?”欧夜挑了一下眉毛,倒像在说,你开价啊。

“院长的意思是你把这个药方卖给我们,以后这个药方就不可以再交给别人了,”欧夜的主治代夫江医生接口,“当然,我们也不会让你太吃亏,价格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“嗯,不错不错……”欧夜玩味地看了一眼江医生。

可是不错之后呢?没了……

“这个……如果欧先生不想卖断药方,我们只要得到使用权也可以,这样一张神奇药效的古方剂,对于临床医学简直是莫大的福音,我想欧先生也会希望它能造福更多的重伤患者。”

王致远吸了一口气,他人老成精,虽然也想要买断这古方,但是看神色就知道这不太可能,立刻就转而求其次:“不过江医生有一点说得不错,价格一定会让你满意,一百万,如何?”

欧倩的目光一亮,向父亲看去。

单单一个使用权就能卖一百万?那实在是再划算不过了,公司的负债也能马上就解决掉,否则晚了,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的麻烦事。

欧重山却是淡淡地笑了一下,他本来就是个高明的生意人,这种神效的方子,要是交给他来经营,怕是卖出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价格来都不稀奇。

不过这事儿他不准备插手,儿子大了,他的事情,就该让他自己决定!

“一百万?”

欧夜也笑了,虽然只是动了一下嘴角,还是让王致远的心跟着颤了一下。

“一百万不少了啊,”江医生原来心里谋划着,是劝院长用一百万把药方给买断下来,“那可只是一个使用权,也就是理论上说,以后再有别人想用这方子,你也可以卖给别人,说实话,这样儿我们亏大了。”

“呵呵,不错不错……”

得,好不容易赢得的好感,似乎又退回原地了。

王致远“咝”地吸了一口气,看来这次不下血本是不行了,不过对于这方子,值!

“五百万!”王致远咬着牙喊出来,“欧先生,这的确是我现在能拿出的最高价钱了……如果你还不满意的话,我可以跟你签定一个协议,分期付给你。”

“院长,这……”江川急了,“这不划算啊!”

王致远一扬手,示意他不要多说,只是定定地望着欧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