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疗资讯-育儿资讯-心情说说 -灯饰资讯-人工智能 -航空资讯 -美食资讯-面试技巧-房产资讯-服装服饰 -宠物资讯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正文

孟静姝龙焱黄泉解忧汤小说精彩试读

2020-06-29 04:12:45  来源:淮北生活网  

黄泉解忧汤第3章撞鬼

寝室瞬间陷入沉默,对头的冉菲凡开口打破沉默,“谢必安是咱们学校高三学长,全优学生,今年成为咱们学校的形象代言人。”

孟静姝了然地点了点头,就是不知道这个谢必安学长跟店里的谢必安有什么联系。

“呵呵哒,真是矮子想登天——不知天高地厚,现在这年头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都想着一步升天。”高雯不咸不淡地指桑骂槐。

孟静姝当然知道她意有所指,不想与她多争辩。

对于高雯的讽刺,在上铺的贝塔是敢怒不敢言。她打小性子狗腿,自从进了这间寝室,向来都是高雯说一,她不敢说二。上个月高雯让她打听关于谢必安的消息,她还不是颠颠地跑去执行。

四人悻悻地躺下休息,躲在暗处的黑猫圆溜溜的眸子瞅了瞅对面的人,迟疑好一会才埋首窝下来。

第二天,关于有女生在寝室割腕自杀的事情不胫而走。

校门被前来讨说法的死者家属堵了个水泄不通,家长悲痛的哀嚎声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哀乐,让整个学校都没了学习的氛围。

“校长想把这件事压下来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刚才经过校长办公室听说的呗,不过也对,要是人们知道咱们学校死了人,哪个家长还敢把孩子送来!”

警笛声划破校园的天空,不少好事的学生也顾不得是在上课期间,纷纷趴在窗户上。

讲台上的老师不断挥动着教鞭抽打黑板,“都给我坐下,看什么看?有什么好看的!”

一片混乱中,孟静姝竟然听到不少兴奋的声音。

“嘿,你们快瞅警察可算是来了!这下好了,把这家神经病都抓走!”

“真JB麻烦,死个人弄得跟天塌下来似的,她自己想死就安静地死,竟然还妨碍别人!”

“听说割腕挺疼的,看不出来那丫头这么有种。换你你敢吗?孬种!”

“诶!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敢情你有种,你有种你死一个呗!”

……

孟静姝安静地坐着,却突然觉得周围的人变得很陌生。不管那个女生性格多么地不讨喜,总归是一条人命,可人们更多地是抱着看客的身份说冷漠的话。

因为涉及人命,警方对校园进行了封锁和调查。

活动时间出入学校都需要在门房登记,并且与死者有关联的人在事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允许外出。

等孟静姝顺利出校门的时候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

死者的棺椁就停靠在校门口,巨大的黑色遗像摆在棺木上,冷风刮过纸钱满天飞,大风裹挟着寒意让孟静姝加快脚步。

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遗像,看着面熟,长相中规中矩不算靓丽却也透着几分清秀,唇角处有一枚不易觉察的黑痣,抿着唇透着沉闷,眼神毫无光彩。

这种压抑的感觉让孟静姝不想多停留一秒钟,飞一般冲出去。

一心想着时间不早了,她一路不停歇地进了汤店。

“对不起我来晚了。”拉开店门,孟静姝高声道歉。

这才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收银台前,她立即捂着嘴表示抱歉。这恐怕是她第一次接待客人,心里满是兴奋,快步朝这边走来。

谢必安还没来得及阻止,孟静姝就已经站在那人身边。

那人极缓慢地转头,双目无神,从面色到唇色都是混沌的灰白,孟静姝的目光最终落在那人唇角的黑痣上,大叫一声条件反射地猛然退后,撞倒了桌椅,连带安逸躺在包里的黑猫也跟着滚了出来。

谢必安从柜台里走出来,“你没事吧?”

孟静姝伸出一只手哆嗦地指着毫无表情仍站在收银台前的人,冷汗直冒,好半天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,“我们学校的……”

“是啊”,谢必安笑得人畜无害,“忘了告诉你,我们也是校友,我是你的学长。”

孟静姝欲哭无泪,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!MMP,现在这种情况下,谁还管你是不是学长!

惊惧之下,孟静姝两行眼泪倾盆而下,一边观察着站在不远处的女生,一边压低声音说,“她死了……”

果然话才说出口,那女生望向这边。

孟静姝慌忙用双手遮眼睛,“她看过来了她看过来了……”

仓皇中被摔在地的黑猫露出一脸的嫌弃,果然是无能的凡人,一缕魂魄都能吓成这副模样。黑猫瞪圆了眼睛,龇着嘴,喉咙里发出怒气声。

那魂魄这才注意到蹲在孟静姝身边的黑猫,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丝惊慌,瞬间消失了。

蹲在一边的谢必安有些无奈,本来再说几句就能劝动她服下解忧汤,这下好了逃得无影无踪还得耗费精力去抓捕。

可看到孟静姝仍然紧闭着双眼,嘴里默念“南无阿弥佗佛”后,谢必安不自觉笑出了声,“好了,睁开眼睛吧,她已经走了。”

孟静姝先是睁开左眼,在确定没人之后登时两只眼睛张得老大,“她真得死了!我亲眼看到棺材就停在校门口,我还瞅了一眼遗像,那颗痣我的印象很深就在这个位置。”

她伸手用力指点嘴角的地方,不禁打了一冷颤。

谢必安已经站在柜台里开始对账,盘算着怎么样能把那个女鬼说服,在人间呆得时间越长执念越深,到时候再化成厉鬼可就麻烦了。

得不到回应,孟静姝恍惚地坐下来,隔了很久又再次开口询问,“她怎么突然不见了?”

谢必安抬起头,朝黑猫的方向努了努嘴,“还不是被这家伙吓跑了。”

黑猫昂首蹲着,原本想得到称赞,却没想到竟然迎来窒息的拥抱。

龙焱郁闷,虽然他本尊确实英俊倜傥又能力卓越,但这真得只是举手之劳,用不着这么热情!

在即将一命呜呼死在孟静姝怀中的时候,黑猫强扒出来二话不说“喵呜”一爪招呼在孟静姝的脸上着,终于逃出了魔爪。

“喵喵喵,喵喵猫(你脑子有病吧!差点没憋死老子!)”黑猫一脸怨气跳上收银台,躲出几米远。

这狠辣的一爪在孟静姝的脸上留下红色的烙印,她的神智也渐渐清醒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