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疗资讯-育儿资讯-心情说说 -灯饰资讯-人工智能 -航空资讯 -美食资讯-面试技巧-房产资讯-服装服饰 -宠物资讯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正文

风月凉薄爱厚重小说全文在线阅读-苏可薇简墨尧小说无删减版

2020-06-30 11:57:28  来源:淮北生活网  

风月凉薄爱厚重第7章

他忽然快步上前,一把拽住我的手腕,将我大力的拖进了浴室里。

我的手腕被拽得生疼,他却阴着脸重重的将门关上,直接将我抵在墙上,咬牙切齿道:“苏可薇,谁让你穿这件礼服了?你配吗?”

“是安安……啊……”

我话还没说完,他便“撕拉”一声,将我身上的礼服撕得粉碎。

他大力的掐住我的脖子,眼眸里透着熊熊烈火,“苏可薇,你又想用这种卑微下贱的方式勾引我?我告诉你,没用!”

我含着眼泪,拼命的朝他摇头。

我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只感觉呼吸都困难了。

他却冷笑着将我摔到浴缸上,掐着我的腰,面无表情的进入………………

我疼得尖叫一声,拼命的敲打着他大吼道:“简墨尧,你干什么?快放开我!”

“成全你啊。”他冷笑道,“我们不是早就谈好价了吗?一次五万,你也不亏。”

说着,他更加用力的撞击着我的身体,我感觉下半身被撕裂一般,疼得快要窒息了。

可这男人就像疯了一般,一下比一下狠的折磨着我。

他还冷笑着扯下花洒,一边折磨我一边往我身上浇水,我拼命的嘶吼着挣扎着,他却越发兴奋。

我死死咬唇盯着他,浑身都在发抖。

这男人,简直就是个阴晴不定的魔鬼。

此刻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欢爱,更像惩罚,像整治。

可我们之间,根本没有这么深的恩怨。

筋疲力尽之后,他终于松开了我,面无表情的起身,冷漠道:“将你身上的礼服换了,三十分钟后出发。”

说完,他便冷笑着推门出去了。

我蜷缩在角落里,死死捏着那件礼服,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。

我那一刻才知道,原来简墨尧,是比赵晨还可怕的恶魔。

可如今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从我答应做他的保姆的那一刻起,我便陷入了他万劫不复的圈套里。

……

晚上八点,我换上了一身普通的礼服,陪着简君安,来到了酒会上。

酒会在宁城酒店的大厅里,金碧辉煌的吊灯,昂贵奢侈的红毯,聚集了很多宁城的名媛绅士。

简君安拉着我走到餐桌前,拿起一些蛋糕,塞到我的盘子里,一本正经道:“苏阿姨,你尝尝这个,很好吃。”

“好,谢谢安安。”我笑笑,将蛋糕放进嘴巴里,味道确实很不错。

“安安。”就在这时,一身红色礼服的夏青出现了。

她朝简君安伸出手,笑眯眯的开口道:“走,阿姨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夏青和简墨尧的婚事,在宁城商圈已经传开了,所以在外人面前,她得做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,好好讨好简君安。

可简君安人小鬼大,从来不吃她那一套。

这不,简君安将盘子摆在桌子上,拍了拍手道:“不用了,我吃饱了。”

“那我们过去玩吧,那边有旋转木马。”夏青依旧维持着笑意。

“我不喜欢玩那种幼稚的东西。”简君安冷哼道。

“去看看名画也可以。”说着,夏青就要伸手去拉简君安。

简君安吓了一大跳,连忙躲在我的身后,满脸警惕的开口道:“苏阿姨,你快保护我,我不要和她走。”

听到简君安的话,我尴尬的笑笑道:“夏小姐,安安不愿意的话,就算了吧。”

夏青的目光这才落到我身上,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简家的保姆……”

“啪!”话还没说完,夏青便抬起手,狠狠一巴掌扇在我脸上。

我捂住脸,疼得呲牙咧嘴的。

她却趾高气昂的盯着我,冷哼道: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一个下贱的保姆,你不好好在简家干活,穿得花里胡哨的来这里想勾引谁呢?”

“你!”我气得浑身发抖,想冲上去撕烂她的嘴。

但不等我上前,简君安却扑到夏青面前,一把拽住夏青的手,狠狠咬了一口。

夏青疼得大吼出声,简君安却恶狠狠的盯着她,直到咬出了血,才松开了她。

简君安挡在我面前,气呼呼的盯着夏青大吼道:“你这个坏女人,我不许你欺负苏阿姨!”

看见这一幕,我的心里满是感动。

我没想到,认识不算久的一个五岁的孩子,居然会这样护着我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了简墨尧低沉好听的嗓音。

夏青连忙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扑到简墨尧面前,指着红肿的手开口道:“墨尧,你看看,为了这个保姆,安安居然咬我。”

“明明是她先打苏阿姨的。”简君安气呼呼的鼓起了小脸,“爹地,你不是和我说过,不能欺负比自己弱的人吗?”

“是这个保姆不懂规矩……”夏青委屈道。

简墨尧俊眸眯了眯,没看夏青,而是将目光,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我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,下意识的将头低了低。

但他破天荒的没责备我,而是淡淡开口道:“苏可薇,你先带安安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我点点头,连忙带着简君安,逃也似的离开了酒会现场。

……

上了车之后,简君安黑黝黝的小眼睛盯着我,忽然拿出软绵绵的小手,伸手摸了摸我被打的脸,奶声奶气的关心道:“苏阿姨,你疼吗?”

小孩子的声音最具有治愈能力,听到简君安的声音的一瞬间,我吸了吸鼻子,眼泪差点流了下来。

这段时间来的委屈和痛苦,如电影般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我觉得难过极了。

但我只能强装坚强的朝简君安摇摇头。

简君安却忽然扑到我的怀里,伸手抱住了我,小脑袋靠在我的肩上,学着大人的语气开口道:“觉得难过就哭吧,安安陪着你。“

一瞬间,我鼻子一酸,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。

简君安就像一个治愈系的小天使,戳到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让我泪如雨下。

我抱紧他一些,苦笑道:“安安,你要真的是我儿子,那就好了。”


SPD建设 http://www.guoyiit.com/index.php/spdjianshe.html